五月杂尘


——选自 《五月杂尘》


它是那样独一无二地盘踞在我的心裡,给我无法比拟的甜蜜和喜悦…

伍图是一名在校的高三学生,长相平凡,成绩一般,是十分普通的那种女孩,要说特点,也就是内向,不爱笑,不喜言语,有人说,这个女生有点冷。当然所谓的有人是不包括杨桑予的,要进一步说明的是杨桑予是伍图最好的朋友兼同桌。
伍图是善良的,这是杨桑予的最初论断。高一军训的时候,严肃的教官要求站立军姿一个小时不许动,动了就继续罚站一个小时。杨桑予站在伍图的前面,所以那只小蜘蛛爬上杨桑予背部直达衣领的行為是在伍图的眼皮底下进行的。伍图在蜘蛛将要从衣领爬到杨桑予的脖子上的那一瞬间,伸手拍掉了那只蜘蛛。后果显然很严重,在教官严厉的质问声中伍图一脸天真地说蜘蛛爬到身上会如何如何不好,只是这个理由没有能让她免於罚站,还因為太阳的烘烤和体质差的缘故很不幸地晕倒了。而杨桑予认定了伍图的良好心肠,感动之餘决定要与之成為好朋友,遂申请成為其同桌。数日下来,两人感情渐增,她发觉了伍图活泼可爱的一面。
而杨桑予在形成那个鲜明的认定之前,伍图一直都十分乖顺,两人一起去食堂,一起去操场,杨桑予硬是没有发现一丁点的破绽,直到某天不小心看到伍图的日记。
那个鲜明的认定就是我们的小伍图恋爱了。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正在进行一场艰辛的暗恋。而光鲜的男主角有个很漂亮的名字:顾西城。在十分惊讶之后杨桑予的心情变得有些低落,心裡有些介意,认定作為好朋友伍图应该和她一起分享这个秘密。在想起那本日记之后变得有些释然:毕竟是沉默内敛的孩子,用言语来诉说内心的情感可能有些困难。况且日记本裡还有这样的段落:一直都在埋怨自己不够勇敢,没有勇气去和你说话,我知道过完这个高三就再也看不到你了,你是我生命裡一帧亮丽的风景,只能流盼却不能再路过。
而在当事人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杨桑予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伍图的暗恋有见天日的机会,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所谓的顾西城是何许人也。从日记本的某些内容可以知道,这个男生的篮球打得很棒。
张牧是第一个进入杨桑予视线的人,因為据说张牧的篮球打得也非常好,而且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那麼他应该是知道顾西城的,所以在一次放学之后杨桑予在体育馆门口等到了张牧。
喂,张牧同学,等一下,有话和你说。当时杨桑予用的几乎不是请求而更类似於要求的语气。
嗯?对方显然十分友好。
请问知道顾西城这个人吗?有点急顺带希望的语调。
不知道。
不会吧,他篮球打得很好,是我们学校的。
真的没有听过耶!对方十分诚恳的语气中略带调皮。
那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吧,再联系。
以后发生的事实证明这是个美丽的错误。进入五月后,杨桑予明显感觉到一个问题:伍图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了,伍图已不再时常和她说话了,也不再和她一起放学回家。她只知道伍图变得很犹豫,她想走进,温暖她,可是却被拒绝靠近。一想到高三的压抑气氛本来就让人情绪波动很大,也只能是乾著急。
而这之间发生了两件比较大的事。第一件事是现在的杨桑予身上多了一层标籤,那就是张牧的女朋友。其实也就是因為关於顾西城的事,杨桑予没少往张牧那儿跑,后来查了很多相近的名字却还是找不到人,但有所收获的是和张牧的关係越来越好,最后做了他的女朋友。
而另一件事就是杨桑予终於鼓足勇气向伍图坦白自己看了她的日记这件事。
那个傍晚,在杨桑予诚恳地告诉伍图她是怎样看了对方的日记,又是怎样寻找顾西城的时候,她突然变得有些兴奋,小声地说:嘿,不是想知道我的眼光吗?她说完然后转过身去朝往这边走来不远处的男生挥手,喊道:张牧,我在这儿,过来一下。然而等到杨桑予再转过头的时候,她发现伍图直接甩给她一个背影。
而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裡,杨桑予终於知道伍图的生气是没有时间期限的。
时间总是义无反顾地奔向前方,很快高考来了,很快毕业的驪歌吹响了。杨桑予填志愿和张牧填了在北方的学校,隐约知道伍图留在南方。
收到伍图寄来的包裹时,杨桑予已经是大一的新生了。好奇地打开那个包裹之后看到了一个漂亮的水晶苹果,心裡怔了一下。她知道,那是伍图最喜欢的吉祥物,然后就看到了夹在礼盒裡的那封信。


桑予:
好不容易才问到你的地址,有些犹豫还是寄了出去。水晶苹果是我的幸运物,希望它也能给你带来好运。因為一直都是内向沉默的孩子,所以很多东西不会用语言来表达。确实有那麼一阵子有些挣扎,但可以确定的是,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其实关於你看我的日记的事我并没有生气,我并不是那麼小气的人。那天转身走掉源於我的心虚与不知所措。你不知道暗恋一个人多麼艰辛,像是与时间的抗衡,借以表明感情的坚定。我就是在这样想靠近又害怕的情绪中一再地低落与迷失。我知道海市蜃楼的美好在於它的遥远,我太平凡了,以至於我会為自己的卑微感到悲哀,这样的感觉你不会懂得,因為你没有经歷过。
我对你的疏远是不得已的行為,我怕如果在继续相处下去,我会变得心有芥蒂。我不想因了自己的自私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我寧愿让它暂留在过去。
而现在我终於可以释怀:有些人注定不属於我,例如顾西城。而有些人注定於我十分珍贵,例如你。在我们分开之后,我是如此想念你,这样的想念让我明白有一种爱叫友情。
其实你一直不知道的是,所谓的顾西城,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所以你找不到也是很正常的。因為那时我尚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我自己给他取了一个,顾是我最喜欢的姓,而西城仅仅是因為我家住在西城街。这种感觉很好,因為不会有别人知道这个名字,它是那样独一无二的盘踞在我的心裡,给我无法比拟的甜蜜和喜悦。
而后来我从你口中听到他十分富有诗意的真实名字:张牧。

一切安好
伍图


原来是这样。
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杨桑予漠然地走在人群中,打电话给伍图却被告知号码已停机了,心裡有些失落。她想起三年前的军训,伍图晕倒醒来后自己对她说对不起,伍图一脸靦腆的笑容,依然如晚霞般,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神采飞扬。此刻的阳光足够强烈,能眩晕人的眼,杨桑予低了低头,泪就掉了下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评论,也可以邮件至 [ yehuohan@gmail.com ]

文章标题:五月杂尘

本文作者:Yehuohanxing

发布时间:2017-06-10, 00:33:50

最后更新:2018-04-03, 23:25:15

原始链接:http://yehuohan.github.io/2017/06/10/随笔/五月杂尘/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