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烟的时间


——选自 舒川楠,《一根烟的时间》


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硬座从北京回家,第一天上午十点,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八点。在火车上要睡一夜。
春运的硬座车厢有多恐怖,见识过的人也不需我多描述了,没见识过的人,我说了你也不信。一句话,比地铁一号线还挤。
我和哥们儿买到了硬座票,但还有很多人买到的是站票。
站33个小时!

我的座位旁边就有好几个人站着,有几个蜷着身体坐在小马扎上。
由于车厢里实在太挤,想去厕所都困难,挤过去加上排队上厕所的时间,大概也得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所以,当坐着的人上厕所时,旁边站着的人就可以在他位置上坐一会儿,缓口气。
到晚上两点多,座上的人睡了一大半,站票的人基本没有睡着的,那么痛苦的姿势蜷着,能睡着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尽管这时候所有人都困的要死了。我由于身高腿长,坐在那里腿怎么都伸不直,膝盖无比的酸疼,疼的我怎么都睡不着。所以我去车厢连接的地方抽烟,这时候我旁边一个女生就坐在我的座位上歇会儿。
我刚过去准备点上烟,那个女生的男朋友就朝我走过来,跟我聊天儿。他和女朋友在天津打工,T69的卧铺和硬座都太难买了,想省点钱,不买机票了,所以买站票回家。而且基本每年都只能买到站票回家,已经这样三四年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我一支,帮我点上。继续跟我聊天,聊电影,聊出门在外的感受,聊啊聊……
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他女朋友就坐在我的座位上睡觉。因为站着实在太累了,她很快就睡着了。
这时候我已经明白过来了。其实那个男生之所以给我递烟,找我使劲聊天,只为了让他女朋友在我座位上多睡一会儿。
的确,在外打工赚钱,为了省钱还买站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他能为女朋友做的,无非是尽力把我拖住,让女朋友多睡一会儿。
到四点的时候,我已经困到要死了。跟他聊了一个小时天,站在那个地方我的腿更酸了。这时候我浑身难受,头疼,而且脑袋里嗡嗡响。我知道,他肯定也浑身不舒服了。因为白天他就一直站着的,空间有限,只容得下一个人坐马扎,他让女朋友坐了。
我就使劲挺着跟他聊天,想满足一下这个漂泊在外的同龄人对女朋友的关爱。
一直到四点半,那个女生醒了。她向我们走过来,看我们还在聊天,她明白了她男朋友找我聊天的用意了。她走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她的男朋友。
承诺一辈子的幸福,哪比得上他给她的这一根烟的睡觉时间。


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评论,也可以邮件至 [ yehuohan@gmail.com ]

文章标题:一根烟的时间

本文作者:Yehuohanxing

发布时间:2017-06-09, 19:52:56

最后更新:2018-04-03, 23:25:03

原始链接:http://yehuohan.github.io/2017/06/09/随笔/一根烟的时间/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