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备胎的传奇逆袭

  1. 十一

——选自 《故事会》


你有没有试过完全不计回报,像个傻子一样去玩命爱一个人?
今年七月,我去参加陈旭的婚礼。
陈旭在大学毕业之后的第四年,终于结了。
宿舍的兄弟们先后赶到,商量在婚礼上,一起唱郝云的《结了》。
新娘是谁,没有人知道。
陈旭坚持,要在婚礼上才肯揭开新娘的面纱,给我们一个惊吓。
陈旭能这么早结婚,我们都替他高兴。因为大家都担心他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独到老。


大学的时候,陈旭很传奇。
他是我们学校建校史上唯一一个,记得全系每一个女生生日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给全系每一个女生都送生日礼物的男人。
为了给女生准备生日礼物,陈旭一日三餐老干妈拌饭,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散发着老干妈的味道。
陈旭对女生大方起来,好像自己是个挥金如土的富二代。
但是对自己,陈旭抠门起来像葛朗台。
陈旭的毛巾用得实在太久,看起来像是古董,挂在阳台上,硬得风吹不起来。泡在水里,久久软不下来。
这条传奇的毛巾能把一盆清水变成墨汁,只要拿根钢笔灌进去,下笔如有神。
内裤洗太久了也硬,甚至比小弟弟都硬。陈旭穿着自己的内裤,打群架的时候可以充当护裆的盔甲。要是有人想要强暴陈旭,可以充当刀枪不入的贞操裤。
陈旭对女生的好,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系里有个女生跟远在男朋友电话里拌嘴吵架,闹分手,男朋友一气之下挂了电话。
女孩急了,打算千里夜奔,连夜坐船跟男朋友和好,但是自己又害怕。
于是就找到了陈旭。
陈旭当即就和女生上了船。
六个小时之后,船靠岸,天色已经蒙蒙亮。
女生和男朋友找了一家旅馆,充分证明了异地恋的很多误会滚滚床单就能完美解决。
陈旭自己一个人在街道上跟一群流浪狗玩了一整天。
女生和男朋友缱绻结束,匆匆告别,陈旭又陪着女生连夜坐船赶回来。
陈旭操心每个人,希望自己能解决每个人的问题,他渴望自己被需要。别人对陈旭心存感激,就是陈旭获得高潮的最好方式。
陈旭也是我们的八卦杂志,是我们的百度一下。
假如说,你想打听班里哪个女生不是处女了,什么时候不是的,怎么不是的,陈旭都一清二楚。
没有人知道陈旭的信息来源,陈旭可能自己也不清楚,他就是明白,他就是知道。
这是他的天赋。


陈旭知道自己陷入爱河的时候,吓了自己一跳。
他久久不能相信,自己爱上了一个女孩。
女孩的名字叫林蔻,身材高挑,笑起来雨雪霏霏,英语讲得好,婉转动听,有一股独特的清冷气质。
陈旭为了追林蔻,无所不用其极,秉承着“凡是林蔻喜欢的,我无条件喜欢”这一理念,陈旭成为我们整个学校最为著名的苦情男。
林蔻上学第一次见到大海,尤其钟爱贝壳和螃蟹,陈旭就天天去海边捡贝壳和螃蟹,整个渤海的贝壳和螃蟹都差点被陈旭捡绝种了。
在破坏生态平衡之前,林蔻又不喜欢螃蟹了,转而喜欢旁听各种稀奇古怪的选修课。
陈旭就买了一辆自行车,天天载着林蔻去周围的学校旁听选修课,分别上过医学院的青蛙麻醉,农业大学的花生无土繁殖,还有师范大学的犯罪心理。
陈旭骑自行车载着林蔻几乎逛遍了这个城市的所有角落。
林蔻享受着陈旭对她的好,但是她无法忍受,陈旭对每个人都好。
女人是复杂的生物,她们有自己独特的逻辑。
女人对男人说,你真好,你真是个好人。
那完了。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永远不会跟你在一起,你永远没有解我衣扣的机会。
相反,如果女人对男人说,你真坏!你怎么那么不正经!
并且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娇羞,粉拳捶打。
那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跟你在一块我很开心,你有机会对我做坏事。
每个女生都对陈旭说,陈旭,你真好。
陈旭从来不懂女生这句话背后的潜台词,他不计较。
陈旭对每个女生都那么好,女生为什么不对陈旭以身相许呢?
原因很简单。
问题就出来“陈旭对每个女生都好”,注意是“每个”。
女人不贪图男人对她好,女人贪图的是,男人只对她好。
女人不介意男人有多坏,女人介意的是,男人只对她坏。
女人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男人的专属权。
林蔻希望独占陈旭,甚至让陈旭亲吻和拥抱,默许了陈旭对她做坏事的权力。
但是陈旭并没有停止对别的女生都好,这是他的生活方式,根本停不下来。


林蔻很快就受不了了。
林蔻说,我又不是姨太太,凭什么要跟整个经管系的女生分享一个男人。
林蔻开始跟陈旭闹,陈旭一开始有所收敛,但他无法压抑内心帮助女人的冲动。在一次偷偷给数学课代表送生日礼物的时候,被林蔻当场捉住。
陈旭一脸无辜。
林蔻出离了愤怒。
本来两个人就缺一场正式的告白,这下林蔻直接给陈旭下了宣判书,咱俩不会有未来了。
陈旭懵懵懂懂,很伤心,但是第二天,他还是忍着伤心,帮女生去南校的传达室取快递,并亲自送到了女生宿舍。
结果又被林蔻当场抓住。
林蔻彻底绝望了。
很快,林蔻喜欢了上了一个体育生,两个人迅速坠入爱河。
陈旭仍旧秉承着“凡是林蔻喜欢的,我无条件喜欢”这一理念,很快就和体育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陈旭熟知林蔻的一切爱好和习惯,并且无条件说给体育生听,体育生有时候会听得有些嫉妒,就开玩笑似的问陈旭,那你知道林蔻内裤的颜色吗?
陈旭一下子愣住了,胸口像是被砸了一记闷棍。
体育生说,你不知道吧?但我知道,粉色小碎花。
陈旭心里想象着林蔻穿粉色小碎花内裤的样子,觉得很伤感。那可能是他这辈子都无缘得见的东西吧。


一次半夜,在海边,体育生和林蔻吵架了,林蔻情绪崩溃,说什么也不肯原谅体育生,站在海边不肯走。
体育生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陈旭,说明了情况。
陈旭就像是林蔻的召唤兽一样,恨不得直接跳下楼,骑上自行车,就往海边狂奔。
气喘吁吁地赶到,体育生无奈地站在林蔻身后,林蔻正在面对着大海洒泪,好像要抬升整个海平面。
陈旭扔下自行车,走到林蔻身边,和林蔻聊了一节课的时间,并不忘记强调体育生的种种好处,林蔻情绪终于收敛了。
陈旭走到体育生面前,对体育生说,这时候要上去抱她,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要松手,就狠狠地、紧紧地抱住,像是快淹死的人抱紧一根木头。
体育生恍然大悟,冲过去抱紧林蔻,林蔻果然开始挣扎。
陈旭就站在旁边看着,直到林蔻慢慢放弃了挣扎,瘫软在体育生怀里,捶打着体育生的肩膀。
陈旭脸上露出了成分复杂的笑容。
他骑上自行车,假装车后座上还坐着林蔻,飞驰在夜色中的马路上。
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大概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吧。
我骂陈旭,这都是你自找的。
陈旭就傻笑。
我擦,没救了。
我感叹,男孩,年轻,又拼命喜欢一个人,犯贱都这么理所应当。
林蔻用心读书,体育生用心玩耍。
一个想要把青春有限的日子精确到秒,另一个只想着挥霍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的少年时光。
很快,林蔻和体育生分手了。
分手那天,林蔻约了陈旭到海边。
林蔻哭得双眼通红,陈旭骑着心爱的单车风驰电掣地赶到,远远地就看到林蔻站在海边,看起来像是伤心欲绝,打算跳海。
陈旭二话不说,扔了自行车,像一条中华田园犬一样射出去,扑到林蔻身上,自己和林蔻一起摔进了海里。
七手八脚地把林蔻拉起来之后,林蔻动作利落地给了陈旭一个耳光,你想害死我?
陈旭愣住,你不是要跳海吗?
你才跳海!
陈旭松了一口气,不跳海就好,不跳海就好。
两个人就坐在沙滩上吹海风。
陈旭怯怯地说,要不回去把湿衣服换了吧?
林蔻不动,也不说话。
陈旭不敢再吱声,从口袋里掏出已经浸水的手机,看了看,心里想,这下需要我帮助的人都找不到我了。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抢过手机。
陈旭呆呆地看着林蔻把自己的手机,哦,也就是他的全世界,扔进了茫茫大海。
林蔻抱着自己的胳膊瑟瑟发抖。
陈旭想了想,站起来跑开。
林蔻也没动,看着大海,脸上带着漂亮女孩伤心之后独有的茫然。
五分钟后,陈旭抱着一大摞参考资料,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林蔻不明所以地看着陈旭。
陈旭化身土拔鼠,很快在沙滩上挖了一个坑,把一摞教材丢进去,又拿出打火机点着了。
陈旭对林蔻傻笑着,烤烤火,别着凉。
一边说,一边撕着教材,丢进火里。
林蔻觉得好笑,你从哪弄的?
陈旭说,花了二十块钱,从学校收废品的老头那买的。
两个人就像是祭祀祖先烧纸一样,靠在海边烤火。
两个人全身都冒着热气,又像是两个刚蒸熟的大馅儿包子。


陈旭还是没改掉爱帮助别人,尤其是帮助女人的毛病。
林蔻也无法忽略自己对男人的要求??专属。
两个人还是没在一起。
林蔻长得好看,自然不乏追求者。
每一次在确立关系之前,林蔻都会约陈旭一起去见那个男孩。
陈旭说,还不错,林蔻就跟男孩谈恋爱。
陈旭说,我觉得他是个流氓。林蔻就跟男孩说,我要好好学习,不谈恋爱。
一如既往,陈旭会和每个和林蔻谈恋爱的男孩成为好朋友。
甚至相约去打篮球,替人家送快递,春游的时候跟在林蔻和她男朋友后面,规划路线,准备饭菜。
人家两个人亲热的时候,陈旭就远远躲开。
我实在看不下去,就问陈旭,你到底图什么?
陈旭就傻笑,不图什么。
神经病!


林蔻每次恋爱都很难超过三个月,所以林蔻定期分手,就像定期来大姨妈一样规律。
每一次分手,林蔻都要去海边,陈旭都要想办法生火,差点把整个海岸线的可燃物都烧光。
有一次陈旭从收破烂的老头那里买了一个汽油桶,在海边点着的时候,火焰冲天,海对岸的大韩民国都看得到。
林蔻兴奋得手舞足蹈。
陈旭目瞪口呆。
这场大火招来了边防战士,把两个人扭送到一个小屋里审查了半宿,在确定他们是学生不是间谍之后,才放他们回来。
一路上,林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陈旭浑身发抖,一整夜都没缓过劲来。
林蔻谈了几场恋爱,就有几次分手。
谈恋爱和分手成为林蔻的日常。
生火和安慰林蔻也成为陈旭的日常。
陈旭对经管系,甚至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土木工程系的女生都很好,但他没跟其中任何一个女生谈恋爱。
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心里只有一个林蔻。
可他就是不表白。
他不表白,林蔻就跟别人谈恋爱。
我不知道陈旭是真傻,还是林蔻太倔强。
大学临近毕业,林蔻说要考公务员,可是自己复习怕不能持之以恒。
陈旭就说,那我跟你一起考。
陈旭的功课烂得要命,为了考过英语四级,就去新东方学那种莫名奇妙的课程,什么“三短一长选一长,三长一短选一短”。
陈旭回来之后,兴奋地跟大家叫嚣:第一,GOME在俚语里是淫荡的意思。第二,这次四级我一定能过。
四级成绩下来,陈旭还是没过,他安慰自己,好歹学到了GOME在俚语里是淫荡的意思。
就这样一个学渣,要陪着学霸林蔻考公务员,你很难说他不是神经病。
在陪林蔻备考的日子里,陈旭其实没花多少时间学习,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林蔻的饮食起居。
林蔻胃不好,他得准备一日三餐的菜单,帮林蔻买各种稀奇古怪的复习资料给林蔻泡柠檬水败火。
我们放暑假,林蔻提出要留下来,报考政治培训班。
陈旭就花了不菲的学费,跟着林蔻一起报班。
公共教室没有空调,几百号准备考公务员的莘莘学子挤在一起,空气都是黏腻的。
陈旭给林蔻买了那种中间有奇怪液体的坐垫,坐上去凉凉的。
陈旭手里还抱着一个,林蔻把屁股下面那个坐垫做热了之后,陈旭就赶紧换上那个凉的。
林蔻认真听着口音浓重的政治培训老师,讲马克思主义,量变引起质变。
陈旭昏昏欲睡,但永远能保持林蔻面前泡着柠檬的杯子里倒满水。
两个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
房子里只有一张床。
没办法挂蚊帐,陈旭担心一个暑假下来,林蔻被蚊子吸干了精血。
陈旭就骑着自行车飞驰而去。
两个小时后,陈旭骑着自行车,自行车后座上绑了四根长长的竹竿,还是新鲜的,翠绿欲滴。
陈旭成功的把一张破旧的双人床改造成了拔步床,挂上蚊帐,颇有古意。
晚上,林蔻在洗手间洗澡,陈旭就给林蔻铺床,仔细地把溜进蚊帐的蚊子一个一个干掉。
林蔻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头发湿漉漉的冒着热气。
陈旭已经躺在地铺上呼呼大睡。
床头的桌子上,有一杯热牛奶。
林蔻等干了头发,喝了牛奶,穿着睡衣翻身睡去。
林蔻从来不邀请陈旭上床睡,陈旭也从来不越雷池一步。
两个年少如花,干柴烈火的适龄男女,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在一个房间里睡了一个暑假。
陈旭从此成为传奇。


一年之后,大学毕业,同学们天南海北,四散而去。
林蔻考上家乡的公务员,职位很好。
陈旭自然没考上,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什么打算。
林蔻问陈旭,你怎么办?
陈旭一脸茫然。
毕业前聚会,大家都喝多了。
我发现一个规律。
男生喝多了就吹牛,女生喝多了就哭泣。
林蔻喝多了没有哭泣,陈旭去扶她,她拼了命地捶打陈旭。
以至于我们很担心陈旭被林蔻捶打到重伤不治,呕血三升。
林蔻拼了命地捶打,陈旭动也不动,就任由林蔻捶打。
毕业要离校,陈旭帮林蔻打包好了大包小包,送林蔻去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陈旭和林蔻上车,陈旭把行李安置好,一屁股坐在林蔻身边。
两个人没什么话,就干坐着。
一直坐到列车广播员广播:列车即将运行,送旅客的乘客请尽快下车。
陈旭还是不动。
直到车子缓缓动了,林蔻催促,陈旭才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一张车票,在林蔻面前晃了晃,说,我送你回家。
林蔻重重地捶了一下陈旭,你傻了,四天三夜,你送我回家?
陈旭傻笑。
林蔻不说话了,她眼角有泪水流下来。
四天三夜的绿皮火车,陈旭像往常一样,照顾林蔻的饮食起居。
睡前给林蔻掖被角,早起给林蔻挤牙膏,中午给林蔻泡方便面,方便面里有香肠,有榨菜,有卤蛋。
林蔻会把方便面吃个精光,把汤碗递给陈旭,陈旭看也不看,端起汤碗就喝。
陈旭说,我最喜欢喝的就是方便面汤。
旅程再长也会结束,青春再短也不会虚度。
列车在林蔻的家乡靠了站。
林蔻看着陈旭,陈旭说,我坐下午的火车回去,宿舍里的东西还没收拾。
林蔻木然地点头。
车站,林蔻看着陈旭拖着大包小包,去拦出租车。
路过的出租车没有空车,兵荒马乱。
陈旭穿梭在兵荒马乱之中,奋力拦车,像个螳臂当车的螳螂。
陈旭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高兴地一边挥手一边跑过来,刚要喊出声,却发现,林蔻已经泪流满面,冲着自己扑上来,死死地捶打陈旭,嚎啕大哭,眼泪溜进陈旭的脖颈里。
冰凉的,滚烫的,陈旭说,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碎。
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路边,看着这对拥抱哭泣的年轻男女,熄了火,点了根烟,等着。
林蔻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上气不接下气。
陈旭哄着林蔻,我还来看你。
送走林蔻之后,陈旭一个人坐了四天三夜的绿皮火车回来,走在校园里,像是掉了魂。
后来陈旭说,毕业之后,他花了很长时间,才习惯不频繁地帮助别人。但他一直都没有习惯,林蔻不在他身边的日子。


我们被分隔到五湖四海。
陈旭在父母的安排下,进了事业单位,工作单调而顺利。
林蔻长相甜美,能力出众,同事们都很喜欢她。
其中一个同事,对林蔻展开了疯狂地追求。
时间悠忽过去。
陈旭如约去看林蔻。
林蔻就带着陈旭,见了这个同事,三个人相谈甚欢。
送走同事后,林蔻问陈旭,你觉得他怎么样?
陈旭沉默了一会儿,说,挺好的,很适合你。
林蔻笑了笑,又问,你想好再说,我现在可不是要谈恋爱,是要结婚的。
陈旭又沉默了一会儿,说,真的挺好的,很适合你。
林蔻不再说话。
陈旭也不再说话。
四个月之后,陈旭收到了林蔻的婚礼请柬。
请柬上只有一句话,是林蔻的字迹,我希望你能来见证我的幸福。
陈旭特意请了假,包了5000块的大红包。他甚至有些骄傲地对我说,这是当年我给林蔻的承诺,她比我先结婚的话,我包个大红包给她。
我苦笑,阴损的,天哪,真是活雷锋,真应该给你颁一个最佳前男友勋章。啊,不对,连前男友都不算。
陈旭这次没有笑,他看着我,眼神和表情突然都不像是陈旭了。
久病成医。
久爱成魔。
陈旭问我,你有没有试过完全不计回报,像个傻逼一样去玩命爱一个人?
或者说,你有没有试过,事事精明,唯独在爱情里愚蠢?并且甘愿愚蠢?
我摇摇头,我说,爱是什么?你去追那就是爱,你不去追,那就是蠢。
陈旭随即说了非常操蛋的一句话,他说,她的存在,就是我的幸福。
神经病!


陈旭的婚礼在即。
宿舍里的兄弟们晚上打了一夜的扑克,一直昏睡到十点多才陆续醒来。
而陈旭八点多就去接新娘了。
我们生怕错过婚礼,胡乱地穿上衣服,直奔婚礼现场。
婚礼进行曲响起来,我们按照事先约好的,齐唱“我的兄弟就要结婚了,再也不能胡来了。如果你还放心不下,另一个她,放心还有我们呢”
全场哄堂大笑。
直到新娘的父亲,扶着头戴白纱的新娘走上红毯,笑声才停住。
陈旭从岳父手里,接过新娘的手,掀起新娘的头纱。
我们都呆住了。
新娘是林蔻。
林蔻笑得一脸春风,陈旭笑得像个傻逼。
两个人交换戒指,亲吻,掌声,音乐。
我们呆呆地看着,心里感叹造化弄人。
婚礼之后,陈旭请宿舍的兄弟喝酒,才把后来的事情告诉了我们。
林蔻和同事结婚之后,过了不到一年,两个人就因为性格不合要分手。
性格不合这种事,很难界定。
到底什么是性格符合,什么又是性格不合?
性格不合因为无法解释,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情侣分手的借口。
离婚之后,林蔻很难过,打电话给了陈旭,陈旭又坐上了火车,绿皮火车变成了高铁,四天三夜变成了十个小时。这好像意味着陈旭和林蔻的距离也缩短了。
林蔻的老家没有海,林蔻没有地方可以去宣泄她的伤心,只好找了树林里面的一个水洼凑合。
陈旭又点了火,风很大,火苗飘到树林里,几公顷的树林,很快就被大火吞噬。
陈旭目瞪口呆。
林蔻兴奋得手舞足蹈。
陈旭拉着林蔻灰头土脸地从树林里跑出来,两个人看着着火的树林里,火光冲天。林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陈旭浑身发抖,一直没有缓过劲来。
林蔻灰头土脸地对同样灰头土脸的陈旭喊,你求我嫁给你吧。
陈旭愣住。
林蔻等待。
树林里噼里啪啦地爆开木头,消防车的声音远远地呼啸而至。
两个人被烤得灰头土脸,汗流浃背,撒上孜然就能上桌了。
陈旭终于缓过神来,像个日本人一样,重重地点头。
林蔻脏兮兮的脸上绽开了最灿烂的笑容。


十一

到底什么是性格不合?
林蔻谈了那么多次恋爱,每一个分手的理由,似乎都是性格不合。
那究竟什么是性格不合?
林蔻说,性格不合就是不爱。
陈旭骄傲地宣布,我和林蔻就不会性格不合。
我们都损他,废话,在林蔻面前,你像她儿子似的,你敢性格不合吗?
陈旭就傻笑。
笑容里全他妈是满满的幸福。
到底什么是爱?
你的存在,即我的幸福?
不对!
你去追那就是爱,你不去追,那就是蠢。
你在我身边,才是我的幸福。


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评论,也可以邮件至 [ yehuohan@gmail.com ]

文章标题:一个备胎的传奇逆袭

本文作者:Yehuohanxing

发布时间:2017-06-09, 01:10:56

最后更新:2018-04-03, 23:26:42

原始链接:http://yehuohan.github.io/2017/06/09/随笔/一个备胎的传奇逆袭/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