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回家了


——选自 李焯芬,《活在当下》


挚友志伟的妻子爱珍,是冬天去世的。
她患有严重的白血病,只在医院里挨过了短短的三个星期。
新年快来了,志伟从医院带爱珍回家,一家人过元旦。
也许,那是他们一家人一起过的最后一个元旦。
节日过后,爱珍就要回到医院去了。
收拾屋子,整理衣物,离家前,她带走了自己所有的照片。
终于要和女儿分手的时候了。
一岁半的女儿雯雯吃惊地抬起头望着母亲:「妈妈,您要到哪里去?」

「我的心肝,我的宝贝。」爱珍跪在地上,把女儿抱住,「再跟妈妈亲亲,妈妈要出国去。」
母女俩脸贴着脸,爱珍的脸颊上流下两行泪水。
一坐进出租车里,爱珍便号啕大哭起来,身子在车座上匍匐滑动,志伟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嘴里喊着她的名字,等待着她从绝望中清醒过来。
志伟心里明白,实际上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比她做得更坚强了。
爱珍辞别人世二十多天后,从海外寄来了她的第一包家书,信封上贴着邮票,不加邮戳,但背面注有日期。

志伟按照这个日期,把信拆开,念给女儿雯雯听:
「心爱的宝贝,我的小雯雯:你想妈妈了吗?妈妈也想雯雯,每天都想。
妈妈是在日本给雯雯写信,还要过好长时间才能回家。我不在的时候,雯雯听爸爸的话了吗?听阿姨的话了吗?」
这些信整整齐齐地给包在一方清香的手绢里,共有十七封,每隔几个星期,就可以拆开其中的一封。
信里,爱珍交代了志伟按季节换衣服,还有如何根据孩子的成长发育补充营养等等。
读着它们,志伟的眼眶总是不禁一阵阵发潮。
当孩子想她妈妈想得厉害的时候,爱珍在书信里温柔的叮咛和爱语,往往能使雯雯安安静静地坐上半小时。
逐渐地,志伟和孩子都一样产生了一个信念,相信爱珍果真是在日本,并且习惯了等候她的来信。
在第九封信里,爱珍劝志伟考虑为雯雯找一个新妈妈,一个能够代替她的人。
「你再结一次婚,我也还是你的妻子。」她写道。

一年之后,有人介绍志伟认识他现在的妻子雅丽。
她离过婚,在气质和相貌上,竟都与爱珍有相似之处。
不同的是,她从未生育,而且对养育孩子毫无经验。
志伟喜欢她的天真活泼,唯有这种性格能够冲淡一直笼罩在他心头的阴影。
志伟和雅丽谈及雯雯的情况,还有她母亲的遗愿。
「我想试试看,」雅丽轻松地回答:「你领我去见见她,看她是否喜欢我。」

四月底,志伟给雯雯念了她妈妈写来的最后一封信。拿出这封信的时间,与上一封信已相隔了六个月之久。
「亲爱的小乖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妈妈在日本的差事已经结束了,就要回国了,我又可以见到你爸爸和我的宝贝女儿了!你高兴吗?这么长时间了,雯雯都快让妈妈认不出来了吧?你还能认出妈妈吗?……」
志伟注意着雯雯的表情,使他忐忑不安的是,雯雯看来正在一心一意地为玩具熊洗澡,仿佛甚么都没听到。
志伟欲言又止。
忽然,想起雯雯已经快三岁了,渐渐地,她已懂事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志伟带着雅丽回到家里。
「雯雯,」此刻他能感觉到自己声调的颤抖,「还不快看是不是妈妈回来了?」
雯雯呆呆地盯着雅丽,尚在犹豫。
雅丽上前抱住了雯雯:「好孩子,不认得妈妈了?」
雯雯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由惊愕转向恐惧,志伟紧张地注视着这一幕。
接着……孩子丢下刚才看着的画报,放声大哭,她用小手拚命地捶打着雅丽的肩膀,终于喊出声来:「您为甚么那么久才回来?」
雅丽把她抱在怀里,孩子的胳膊紧紧地挽住她的脖子。
雅丽看了看志伟,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宝贝儿……」她亲着孩子的面颊说:「妈妈再也不走了。」

这一切,都是孩子的母亲在一年半前挣扎在病床上时,为亲人细心地安排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评论,也可以邮件至 [ yehuohan@gmail.com ]

文章标题:妈妈回家了

本文作者:Yehuohanxing

发布时间:2017-06-07, 09:35:10

最后更新:2018-04-03, 23:26:42

原始链接:http://yehuohan.github.io/2017/06/07/随笔/妈妈回家了/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